<tr id="el0ib"><sup id="el0ib"></sup></tr>

    1. <code id="el0ib"><small id="el0ib"><optgroup id="el0ib"></optgroup></small></code>

      <big id="el0ib"></big>

        1. <big id="el0ib"><nobr id="el0ib"></nobr></big>
        2. <tr id="el0ib"></tr>
        3. <center id="el0ib"></center>

        4. toppic
          當前位置: 首頁> 企業教育機構> 教育公益性不能丟!企業興辦幼托機構面臨諸多法律問題

          教育公益性不能丟!企業興辦幼托機構面臨諸多法律問題

          法制日報 2021-07-13 07:08:40

          作者 法制日報記者?趙麗 盧偉


          對話動機

          上海攜程親子園幼教老師虐童案持續發酵。目前,案件仍在調查中,具體細節、責任有待相關部門認定。除了案件本身,由此延伸出的企業興辦幼托機構問題也成為輿論焦點。


          隨著全面二孩政策的施行,嬰幼兒數量增多,家庭照顧任務加重,愁壞了雙職工家庭。為此,一些地方鼓勵企業單位自辦幼兒園、托兒所,這不失為廣大年輕父母的福音。不過,問題在于,企業辦園屬于什么性質、如何進行監管?圍繞這些問題,《法制日報》記者與業內專家展開了對話。


          對話人

          儲朝暉(中國教育科學院研究員)


          姚金菊(北京外國語大學中外教育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


          田相夏(上海市法學會未成年人法研究會副秘書長)


          褚宸舸(西北政法大學教授)


          趙麗、盧偉(《法制日報》記者)



          01

          幼托領域存法律空白


          記者:

          在此次虐童事件中,攜程親子園成為焦點,一些討論已然開始:在企業自身不“產出”優秀幼兒園教師的同時,企業主辦的幼兒園有沒有必要再開下去?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可能先要搞清楚,企業辦園,這個園是指幼兒園還是幼托機構?企業是否有資格興辦幼兒園?


          儲朝暉:

          幼兒園與托管機構最大的差異在孩子的年齡上。我們將招收3至6歲孩子的機構稱為幼兒園,將招收0至3歲孩子的稱為托管機構。


          攜程親子園屬于托管機構,類似企業辦的親子園無疑是商業性質的,從某種意義上說,不歸地方教委管。目前,企業有幼兒園辦學資質。


          姚金菊:

          教育法里有學前教育和義務教育,不過對學前教育的定義并不明晰。從幼兒園管理條例的規定來看,幼兒園招收的是3周歲以上的兒童。所以,我們把招收3周歲以下兒童的機構稱為親子園。從這個角度來說,這是法律的一個空白處。


          根據民辦教育促進法,企業辦學在資質上是沒有問題的。就幼兒園來說,幼兒園管理條例中有關于辦學資質的規定。不過,對于這種托管類型的機構,目前還沒有相關規定。


          田相夏:

          現在說法很多,其中一種說法是企業辦的親子班就是幼托班,不需要辦學資質。


          記者:

          也就是說,對于招收3歲以下幼兒的機構,目前沒有明確法律規定,現行政策法規也不明晰?;蛘哒f,招收3歲以下幼兒的幼托機構處于法律的灰色地帶、監管政策不明。


          姚金菊:

          從國家層面來說,目前特別明確的、專門針對幼托行業的政策法規是沒有的,地方上是否有相關規定有待考察。不過,一些基本教育理念是有的,例如教育法中的相關規定等。


          這也涉及另外一個問題:全面二孩政策已經實施,但基礎設施、政策法規等方面是否也做好了準備?對大城市來說,人們的生活壓力逐漸增大,企業是否也考慮做一些事情,而不是像以前把諸如教育類的問題和職責全部轉移給國家。


          田相夏:

          這其實是一個法律規定的盲區,我們應該將攜程親子園事件作為契機進行完善。


          義務教育歸教委管,但這種幼托班也需要政府部門監管。比如,教育部門應該與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協商,探討如何規制幼托機構。幼托機構如果是營利的,那就歸工商部門管;如果是為了職工解決福利,還是應該歸教委管。



          02

          教育公益性不能丟


          記者:

          據報道,目前,一些企業興辦幼托機構,其目的是為了解決員工的后顧之憂,幫助員工更積極地投入工作,通過這種“人性化”的管理來為員工謀取福利。不過,在幼托行業法律、政策不明晰的情況下,企業辦園有沒有必要繼續或者推廣?企業辦園如何回歸教育本質、讓孩子健康成長?


          褚宸舸: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這個矛盾也反映在托幼問題上。企業親子工作室,是在職工需求集中且有條件的企業、園區、樓宇等處開展子女的晚托、暑托、寒托等各類形式的托育服務,屬于群眾自利或自益性的行為。


          據報載,一些企業親子工作室員工以互助會的形式自愿成立照看組織,企業提供一定的支持角色。這就需要在法律上厘清政府、企業、家長、工作室幾方的權利義務關系。企業親子工作室存在一系列的問題,最重要的問題并不是簡單的場地和人力物力投入,而是資質確定、責任風險承擔問題。親子工作室不應按照幼兒園標準來設定,要保障基層群眾多方面、多層次的需求。


          姚金菊:

          教育回歸到社會,教育關系大眾。于是,我們修改了民辦教育促進法,讓教育對社會開放。后續的問題就是如何制定行之有效的制度來保障教育,保障教育自身的公益性。不管是營利性的還是非營利性的機構,教育的公益性是不能丟的,而且公益也并意味著不可以盈利。


          首先,關于教育機構的準入條件,我們是有規定的,可能目前存在還需進一步細化的問題。


          其次,在人員的準入上,教師資質問題需要審核,例如保育員資質、教師資格證等。


          第三,親子園如何做到有效管理也是重要的方面。例如,我們是否可以利用技術讓家長看到孩子在幼兒園的錄像?


          最后,從家長的層面來說,對孩子的關注是最重要的。盡管現在家長很忙,但有時候可能一兩句話就能夠發現問題,問問孩子今天是不是開心、今天幼兒園有什么事情。有些孩子盡管很小,但情緒的變化還是能夠看出來。



          03

          第三方模式如何監管


          記者:

          更進一步說,企業興辦幼托機構應選擇什么方式更合適、對孩子更安全,是自營還是委托第三方?


          姚金菊:

          托管方式將來一定是多元化的,沒有哪種方式是絕對安全的,企業要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式。例如,有的企業愿意投入資金建立自己的托管機構,還有一些企業采用加盟的方式運作,這些都是可以的。


          問題在于,有的企業作為出資方,同時又是使用方,在這種情況下,如何通過制度設定構建安全的環境?一方面,作為投資方,企業會考慮成本和收益;另一方面,企業的員工在使用,企業是不是應該搭建管理機制、投入管理成本,這些都是企業應該考慮的?,F在我們強調目標制,企業做了這件事,我們更關心的是最終能否達到之前設定的目標。


          儲朝暉:

          選擇哪種方式并不重要,每種方式都有存在的必要性和合理性,關鍵在于管理機制、監督機制的建立。如果沒有合理的、有效的監督機制,哪種方式都可能存在隱患。相反,如果有行之有效的監管方法,哪種方式都可以成為企業的選擇。


          田相夏:

          我覺得,如果企業委托第三方,那肯定是通過招標或者選取市場上比較好的培訓機構,選取過程應更加規范些,在選擇相關合作單位方面應更透明。


          另外一點,企業在選擇好相關合作單位后,也要加強過程監控。比如更透明的展示,日常運營過程中的一些問題或日常運營過程中的流程一定要透明。企業在選取相關培訓機構人員時也要更加嚴格。


          記者:

          根據目前攜程給出的官方意見,攜程接下來將積極尋找優質、負責、專業的第三方管理機構,未來為孩子提供更好的服務。這也就意味著攜程接下來會通過第三方管理機構的引入來重新運營親子園。企業如果選擇第三方管理機構,如何保證選擇過程透明、公開?在資質的選擇、人員選拔方面應以哪些標準、規范為條件?


          姚金菊:

          在沒有法律規定的情況下,企業是有自主權的。從做好這件事的角度來說,企業可以與利益相關者合作,第一就是家長,因為家長是最關心孩子的。比如,企業可以借鑒一些幼兒園推行的家委會制度,企業也可以把這方面的工作納入到日常工作的范圍內。


          需要明確的是,我們不能給企業約束,不能介入企業內部的自主權。我們能做的是,保證這些機構在進入企業選擇視野時,是真正符合相關資質要求的。


          從法律制定來說,未來可以推行從地方到全國的辦法。地方可以先出臺相關的地方性法規,如果法規政策趨于成熟,可以在全國范圍內推廣。


          儲朝暉:

          從第三方托管機構的選拔上來說,作為主體的企業可以聯系第三方監測機構。具體來說,就是對要合作的托管機構進行審查,包括是否符合托管機構的標準、硬件設施及人員資質是否達到標準等方面。然后進行比對,慎重選擇,找到一家真正能提供專業服務的機構。



          04

          政府部門有哪些義務


          記者:

          如果是通過政府機構牽線購買社會化服務來安排員工子女托育,牽線的政府機構需要承擔怎樣的責任?政府相關部門為企業牽線后,在辦學全程是否需要進行監督?


          儲朝暉:

          首先,牽線購買社會服務的政府部門要對這類服務機構進行一個性質背書,也就是明確服務機構是什么性質,是幼兒園還是托管機構。


          其次就是牽線過程中的選擇問題。政府部門以怎樣的標準選擇提供服務的機構,這些機構是否具備辦學條件、能否提供專業安全的服務等問題都需要慎重考量。


          當然,有效監督也是一個重要的保證。就是說,政府部門一旦選擇為企業牽線去購買社會服務,就不能只做其一不做其二,要將后續的監督納入整個服務過程中。


          姚金菊:

          政府部門有義務或者說可以提供信息進行指導,但這種指導更多的是積極意義上的,而非消極意義。也就是說,政府部門可以為企業提供信息,但無法對企業提出要求。進一步講,政府部門有義務慎重地提供信息,但政府部門的能力畢竟有限。所以,如果一味強調政府部門的職責,就會出現以后政府部門無法辦事的結果。


          現在,我們面臨的一個新的問題是:政府部門在購買服務時如何做到不忘初心、提供更好的服務。這涉及到政府部門慎重選擇信息的義務、政府部門的事后監管以及全社會共治。


          記者:

          另一個與政府部門有關的話題是,如何提高幼教師資力量。畢竟,不管是公辦幼兒園還是企業辦園,幼教師資力量都是非常重要的。


          褚宸舸:

          國外幼師門檻高、待遇好,當然考核也比較嚴格。但是我們有自己的國情,一是人多,需求量大;二是有些地方政府財政困難;三是群眾有不同層次的需求,有些人強調價格便宜,有些人看重教育質量。所以,不能簡單模仿外國,要因地制宜,不能一刀切。


          另外,以下經驗是共通的:首先,通過良好的待遇和社會地位吸引優秀人才進入幼師隊伍。其次,引入競爭機制,使不同幼兒園、同一幼兒園教職工具有優勝劣汰意識。再次,政府部門應穩定教師隊伍,滿足公眾對教育的需求。最后,政府部門應制定明確的規定,既要規范辦園行為,也要規定政府部門的支持、監督責任。




          來源:法制日報


          編輯 唐曉芳?實習編輯 季天






          投稿的小伙伴,請發到這個郵箱:fzrbrmt@126.com?等你!




          毛茸茸的特殊大bbw_熟妇与小伙子露脸对白_亚洲av不卡无码国产_欧美特黄aa片在线手机观看